茄子视频免费app 未分类 向日葵视频ios下载首页

向日葵视频ios下载首页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!

当天下午一点多钟,艳阳高照。

“吱嘎!”

吕建伟将陆巡停放在市区内某尚未开业的星级酒店门前,随即推开车门,向广场那边走了过去,此时的酒店广场上,已经搭建好了一座露天舞台,舞台上,演艺公司的员工们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舞台布景,以及音响调试,在舞台前方的开阔地上,新帆斥资十五万现金购买的几组烟花爆竹,已经规整的摆放整齐,开阔地的另外一侧,郑老五的施工队在入场之后,也支起了两排帐篷,帐篷外面,铁锹、镐头,树木保护支架等器具,堆得宛若如小山一般。

舞台前方,正在跟郑老五等人聊天的老黄看见吕建伟到场,顿时笑脸相迎:“老吕,过来了!”

“啊,们到的挺早啊。”吕建伟看着已经被归置差不多的动工仪式现场,心情不错的应了一声,面带笑容的看向了老黄身边的郑老五:“老郑,啥时候来的?”

“刚到!”郑老五听见吕建伟跟自己打招呼,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,便将脸拧到了一边。

郑老五此人,在圈子里事出的名的臭脾气,所以吕建伟面对他的这种态度,也没往心里去,打开手包,按照工程惯例,掏出了一个红包:“那个啥,老黄啊,今天咱们工地刚开工,晚上拿着这些钱置办点伙食,给老郑手下的人,整几个硬菜。”

“行,放心吧。”老黄接过吕建伟手里的钱,咧嘴一笑:“酒店那边的吴经理,在楼上办公室等呢,要不先去喝点茶,等典礼开始之前,我再打电话叫下来。”

“典礼几点开始啊?”

“三点整!咱们这边准备动工的重型机械,还有运送第一批树木的车辆,都已经开始往这边走了,三点之前都能到场,我已经打完招呼了,等运树的车一到场,咱们就开始放鞭,随后典礼开始。”

“呵呵,整的挺好,那们先忙着,我去楼上跟老吴打个招呼。”吕建伟见老黄已经把事都办完了,满意的点了点头,迈步向酒店内部走去。

深藏的诱惑

新帆绿化这次承接的工程,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内外绿化景观设计与施工,此时酒店的内部装潢已经部完成了,仅剩内部绿植景观和外围绿化,酒店方面也是想趁着吕建伟施工的过程散散甲醛啥的,等绿化工程一结束,便可以开始营业,所以在工期上也催的比较紧,只给了吕建伟六个月的时间,而且这时候的节气,早已经步入初秋,如果把项目拖到冬天,那么栽植成本和人工费用都会溢价,所以细算下来,吕建伟这个工程的黄金期,其实只有三个多月左右。

随着太阳偏移,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两点,此时动工仪式的一应细节,都已经准备完毕,郑老五手下的三四十名工人,在阴影处歇着阴凉,同时看着演艺公司过来的年轻舞蹈演员们品头论足,不时有人讲出什么荤段子,人群中便会爆发出一阵哄笑。

舞台边的一处遮阳棚内,郑老五端着茶缸子喝了口水,扭头看着老黄:“打电话问问,运树的车到哪了?”

“放心吧,我都问完了,这些车是一路走高速过来的,现在已经到高速口了,半个小时以内,肯定能到。”老黄低头鼓捣着手机,顺嘴回了一句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入城高速口。

一台台载满了各式各样绿化树木的前四后八大型挂车,在高速路口缴纳完费用之后,开始贴着收费站外侧的路边停泊,司机们也趁机下车,开始在周围溜达一圈,舒展一下僵硬的四肢,同时也等待着车队的其他成员。

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,这次运送树木的一队挂车,已经在高速路口集合完毕,车队的队长掏出手机跟老黄通了个电话以后,再次招呼着一众司机回到了各自的车里,准备继续赶路。

“轰轰!”

随着此起彼伏的引擎轰鸣泛起,这些后车厢上都罩着黑色遮阳网的挂车,宛若一条长龙一般,向着新帆工地的方向驶去。

“嗡嗡!”

就在车队刚刚驶离高速路口的监控范围,还没等进入城区的时候,从旁边的十字路口处,猛然窜出了五六台没有牌照的面包车,直接将车队的去路封死。

“吱嘎!”

带头的挂车司机看见前方忽然出现的几台车,还有面包车中晃动的人影,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原地,待车停稳之后,弯腰拿起座位下面的破公文包,推门跳下了车,向前方走了过去。

“哗啦!”

挂车司机下车后,面包车那边也车门大敞,顷刻间,便有二十来个目光不善的小青年聚在了一起,众人身后敞开的面包车门里,赫然摆放着两捆镐把,还有数把明晃晃的尖刀。

“小哥们,拦着我们,是有啥事吧?”挂车司机还没等对方开口,便跟对方一个看起来像带头人的青年笑着问道,像他们这种常年在国各地跑车的司机,平时已经见惯了车匪路霸和偷油的油耗子,此刻挂车司机一看对方这伙小青年的架势,心中当下了然,自己是遇见拦路虎了,他手里的公文包,装的都是现金,像他们这种车队,大家出来都是为了生活,尤其是去了外地,更不可能平白无故跟人拼命,所以遇见车费路霸,基本上都是靠散财解决,而出的费用也都是大家均摊的,基本上跑一趟长途,每个司机均算下来,怎么也得散出去两三百块钱。

带队青年听见司机开口,看了看对方各地都有的车牌子,还有罩着遮阳网的车厢,咧嘴一笑:“呵呵,从这么远跑过来,辛苦了。”

“们成天在外面飘,也不容易。”司机憨厚一笑:“我是车队的队长,有啥事,跟我说就行。”

“们车上的树,是给哪送的?”

“哥们,我们拉货,都是在当地配货站配的,只管送到地方,不问货主。”车队队长说话间,伸手拉开了公文包,拿出了两个信封:“我们都是一群苦哈哈,养家糊口的也不容易,这里面有两千块钱,哥几个别嫌少,就当我请大家喝顿酒了。”

“真能开玩笑,我收了这个钱,那不成拦路抢劫了吗。”青年看着司机手里的信封,恬然一笑,不仅没有伸手,反而从口袋里掏出了三捆一万块钱的现金,递给了车队的司机:“这有三万块钱,拿着。”

“哥们,这是啥意思啊?”挂车司机看见青年手里红彤彤的现金,顿时懵逼,出来跑了这么多年车,他没少给车匪路霸送钱,但是这种收钱的活,他还真是头一次遇见。

“出门之前,我大哥交代了,他说们没日没夜的跑车,不容易,不能让们白折腾,刚才我数了一下,们这个车队,一共十五台车,我这三万块钱,虽然不一定有们的运费多,但是应该也没差多少,所以们这趟活,最起码不至于赔钱。”青年说话间,抓着司机的手,强行把三万块钱塞在了他手里:“您们这个活干到这,就算结束了,把车调头,回去吧。”

“回去?”司机听完青年的话,攥着钱彻底陷入了茫然:“那我们这货咋整啊?”

“要么卸在路边扔了,要么从哪来的,拉回哪去。”青年并没有心情跟司机废话:“我们开过来的这几台车,是没手续的,也不认识我,而且这个地方,又没有监控,我要是收拾一顿,以后想找我都找不到,说呢?”

司机闻言,顿时沉默。

“现在有两条路能选,要么收下钱,开车往回走,要么我让们连车带人,折在这。”

“呼啦啦!”

带队青年话音落,他身边的人纷纷转身,开始在车里抽出了刀棍。

“哥们,我多嘴问一句,给我们撵回去,总得有个原因吧,我就是个打工的,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回去,我没法跟老板没法交代。”带队司机看着众人手里的武器,心中虽然犯怵,但嘴上却没含糊:“是我们这个车队得罪人了,还是物流公司抢了谁的运输线了?”

青年咧嘴一笑:“今天的事,跟们没关系,但是们车上的货,挡我路了。”

“行,要是这么说,我就知道咋回事了。”司机一听这话,心中瞬间通透:“那们忙吧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“回去之后,帮我给物流公司带个话,跟他们说,我们家底子薄,这次能给们结运费,是因为我大哥体谅们不容易,如果下次再有货送过来,我们肯定是没钱给了。”青年笑着回了一句。

“哎!我明白了!”

挂车司机听完青年的话,点了点头,转身回到了车上,像他们这种搞运输的,赚的就是个运费,至于车上的货物是赚是赔,跟他们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,但司机回到车上以后,本着负责任的态度,还是给接货的物流公司拨了个电话回去。

……

两分钟后,新帆工地。

“说什么,运树的车,都返回内M去了?”老黄攥着手机,正在脸色难看的通着电话:“不是,好端端的,他们怎么还走了呢……让人堵了,谁啊?操……那人走了,货呢……行,我知道了,先这样吧。”

老黄这边刚刚挂断电话,吕建伟也跟酒店的负责人聊完天,返回了广场,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之后,向老黄开口询问道:“哎,典礼还剩下十多分钟就开始了,怎么没见到车呢?再给车队打个电话催催,让他们快点!”

“老吕,今天的车队……可能都来不成了。”老黄嘬着牙花子,略显烦躁的看着吕建伟:“半个小时前,机械车队的小周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的吊车和钩机在往咱们这边赶的时候,被一伙人拦在了路上,吊车司机跟他们吵了几句,让对伙的人给打到医院去了,还有运树的车队那边,也被一伙拎着刀的人,在高速路口给挡回去了。”

1